喬春燕,人生能有幾回重來

  • Yes娛樂新聞中心
  • Yes娛樂
  • 推薦

   隨著現實主義題材大劇《人世間》的落幕,上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坐標東北“窮人窩子”光字片中的小人物們,也迎來了各自的結局,50年間,中國展現了翻天覆地的社會巨變,而這些生於那個時代的百姓們,也在時代的浪潮中,掙扎,轉變,堅持,救贖或是墮落,縱橫交錯的命運沉浮中,喬春燕跌宕起伏的一生,尤其令人唏噓。

 

想要理解一個時代,最有效的辦法就是直視走過那個時代的人們,因為他們的身上,會永遠攜帶著只屬於一個時代的印記,或是固執,或是守舊,或是激奮,或是善良,人世間,大抵就是一場修行與自救,可嘆的是往往一步錯步步錯,想要回首時,卻發現命運從來不給人任何轉圜的機會。

 

春燕的一生,讓人又愛又恨,也同時讓人心痛惋惜,從最初的願為朋友兩肋插刀,到最后親口說出“朋友靠不住”;從當年不論落於何種境地都可以勇往直前,到人至中年只一味激進的想要扭轉命運;她的一生,好像都囚困於“不得”,愛而不得,爭取而不得,期盼卻不得,用盡全力去努力抗爭,卻永遠沒有結果。

 

然而比不得更痛苦的是,她並非從未嘗過“甜頭”,她的人生有過幾次無限接近光明,就好像終於汲取到一絲溫暖的臘梅,面對事業上的三起三落以及生活上的打壓,她始終都在力爭上游,不斷憑藉自己力量努力靠近陽光,堅韌的性格十分讓人動容。

社會動蕩不掩熱情,面對困境迎難而上

初見春燕,只覺這個女子是熠熠生輝的,雖然比文化,春燕比不過周蓉,比相貌,春燕亦不如鄭娟楚楚可人,但是她卻勝在性情直爽,敢愛敢恨,不畏風雪,勇往直前,完全一幅現代獨立女生的颯爽模樣。

 

花季年華的少女卻偏偏被分配在了大眾浴池,成為了一群老爺們的足療師,一般女生很難接受,春燕也只是震驚了片刻,便決定擼起袖子好好幹,沒過多久就憑藉精湛的技法以及好人緣混成了澡堂十分依賴仰仗的台柱子。隨著日月更迭,春燕在大眾浴池的根基日漸深厚,終於獲得了人生的第一次晉升,成為了浴池副主任,在那個年代,最初的春燕宛如一束盛放在寒冬的臘梅,風雨越猛烈,她越兀自開得艷麗。

雖然在外人看來,升了職的春燕春風得意,令人羨慕,但是春燕自己卻清楚,她的這一路並不容易,鋒芒過勝亦是一把雙刃劍,出彩的同時,也容易招人嫉恨,因此她的每一步依然如履薄冰,小心翼翼。果不其然,春燕最終還是沒能躲過旁人的栽贓,受到社會事件牽連,一招又落回修腳女工,被免職后,還被迫當晚搬出領導樓,可謂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不過盡管如此,春燕也並沒有屈服於命運,她沉淀心緒,繼續在命運中向上攀爬,最終在機緣巧合下離開浴池,轉任吉春市同樂區所在的婦聯副主任。她的仗義熱心,讓秉昆的醬油業務成為了慰問困難婦女家庭和婦聯內部員工福利的指定供應商,以解燃眉之急。到此時,春燕依然是那個相信朋友,願意處處為朋友著想的古道熱心的勵志女孩,就像她曾經在聚會時說過的,“從今以后我們就是鐵哥們鐵姐們了,朋友之間就是要兩肋插刀。”

 

臘梅不畏寒冬,即使萬花皆敗,也能肆意盛開

一個人要徹底將性情轉變,勢必會經歷大徹大悟,春燕在婦聯的工作突生變故,離開婦聯后,她的收入是在婦聯的三倍,婦聯工作人員此時要求收走春燕的福利房,因為即使春燕的房子是婦聯分配的福利房,春燕只有使用權,但是只要春燕不違法犯罪,她仍有居住權利,面對婦聯的最后通牒,春燕走投無路下,找到了秉昆,希望秉昆能通過大哥的關係幫她說幾句話,在春燕看來,他們都是共患難過的好兄弟,彼此扶持幫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然而現實卻如同一盆冷水,毫不留情地澆在了她的頭上。

政府官員,國家大義,這些對於小人物春燕來說毫無意義,她只是覺得當初秉昆有難,她毫不猶豫站出來幫忙,而今她有難,卻屢次遭拒,春燕似乎也想不明白。

原著中,有這樣一段對於春燕心理轉變的描寫,“對從前的朋友、哥們兒,也往往只以利用價值的大小來決定交往的親疏遠近了。”

也是從此時開始,春燕的性情產生了微妙的變化,她看清了一個現實:靠人不如靠已,風雨越是猛烈,她就越要挺起腰桿。

為了能夠生活,她可以算計,可以不再“善良”,也可以遺忘掉過去的自己,她靠著心計,解決了房子問題,在洗浴中心當上了喬總,身處利益的旋渦,春燕對人與人之間似乎看得更加透徹了,她幫助已超過浴池錄取年限的於虹找工作,可以毫不動搖地說:“開掉一個就好了。”

當於虹撞破洗浴店顧客與員工之間的灰色地帶時,春燕也淡然平靜地說:“我們那時給那些大老爺們兒修臭腳丫子,還不是被揩油,卻沒丁點兒福利。現在倒還挺羨慕那些小姑娘,要是我再年輕20歲,也會接受這種工作方式。“

那個時候她的背影,有堅硬,有孤獨,也有一絲脆弱,面對生活的無情打壓,春燕從沒倒下過,她始終積極應對,哪怕方式有錯,卻也讓人能夠理解。

臘梅雖然生於冬季,卻不代表不需要陽光撫慰,春燕送臘梅給曲書記,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對於自己命運的對應。她希望自己不畏寒冬,也想要告訴天下,即使萬花皆敗,她也要全力生存下來。

在生活瑣碎中自強不息

東野圭吾曾說:“這個世上有兩種東西讓人無法直視,一是太陽,二是人心。”,時至今日,春燕已經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無法回頭了,與秉昆的決裂再到被抓入獄,洗清嫌疑,她越發的利已和張牙舞爪,最后一紙檔案舉報秉義,鑄成大錯。

當初那個義字當先,萬丈光芒的女孩“死”在了婚后一地雞毛的現實生活中,事實上,春燕的轉變在她嫁給了曹德寶的時候,就已經注定了。

她愛慕著秉昆的時候,無疑是她最美好的時候,然而妾有情郎無意,她拼盡全力,也沒能贏得秉昆的注視。卻陰錯陽差,被曹德寶吹口琴的樣子吸引,義無反顧地將自己托付了出去。但春燕沒想過,雖然曹德寶為人浪漫有趣,但是大事面前卻顯示出懦弱無能。為了家庭,春燕選擇用孱弱的肩膀接起重任,日常生活的瑣碎與疲憊在一定程度上摧毀了她的美好,也斂去了她眼中的光芒,當初對愛情充滿了單純憧憬的女孩在多年后滿面倦容地對秉昆說:“愛情很美好,婚姻很苦惱。”

她終是女子,何嘗不期待一個肩膀,一份安穩呢?然而當她陷入困境時,卻連一個肯安慰她一句的人都沒有,她再堅強再純善,也難免不產生崩塌。

因為對於家庭的忠誠與珍惜,春燕不得不拿起武器,堅強應對,拼命抓住所有機會。細想之下,她之所以變得滿身帶刺,無非是因為如果她不強大,后方就是萬丈深淵,哪怕是曹德寶能在生活中為春燕承擔下一些擔子,春燕都不至於在未來行差踏錯。

踏破千層重浪,努力向陽而生

喬春燕無疑是《人世間》中最復雜也最真實的一個人物,她的身上有小人物的可愛與熱情,有市儈也有自私,有善良也有桎梏,我們很難去簡單評判她的好壞,甚至也無法去真正討厭這個人。

她是最普通的凡間人,既沒有可以參透萬物的智慧,也無法脫離對於對世俗的渴求,這也是喬春燕這個人物無比真實可貴的地方。她就好像我們現實生活中的每一個人,也會面對命運的嘲弄,但每一次,她都會堅忍不拔地重新站起來,直面人生的種種,哪怕是在最無助的境地里,她所想的,也不是逃避,而是如何迎難而上,解決問題,她的本心從來未變,那就是面對命運,努力向陽。

一切結果皆因選擇而生,如果在追逐利益的過程中,她能一直保持純良,或許現在的春燕正在某個陽光明媚的悠閑的下午,一邊喝著老公遞來的茶水,一邊看著子孫承歡膝下,她的一生不會有太多起伏,但卻平靜無波,幸福安穩。然而人生永遠不會重來,無論多麼后悔,多麼遺憾,多麼苦痛,也只能繼續踩踏著走過的每一步,咬牙向前。

這一生,她輝煌過,掙扎過,落敗過,努力過,她的苦難足夠,也足夠堅韌勇敢,她鮮活而飽滿。希望下一世的她,不再做臘梅,而是做一朵嬌艷的玫瑰,即使擁有尖刺,也能被人悉心呵護,或是一朵向陽的向日葵,只望向陽光燦爛的地方。

相關新聞/Relativ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