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東學的“傳統” 演員之路的初心

  • Yes娛樂新聞中心
  • Yes娛樂
  • 推薦

    Yes娛樂8月7日綜合報導     伴隨著電視劇《宸汐緣》的熱播,演員李東學再度成為近期的熱門人物。

    亦正亦邪、城府頗深、復雜多面……李東學在劇中飾演的景休一角,是國產劇中難得一見的立體式人物,這無疑對演員的演技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目前看來,深受認同的李東學不僅交出了滿意答卷,也讓觀眾看到了這位曾名噪一時的演員身上的新層次。

 

    集多種層次於一體 李東學的新角色令人過目不忘

    景休是李東學未嘗試過的一種角色類型,用粉絲的話說,這是一個反派,但李東學則認為“他並不是反派”。

    在他看來,角色的復雜度和挑戰度是第一位的,景休這個人物的層次非常豐富,不只不能用非黑即白來形容,對演員來說甚至稱得上一次寶貴的磨練機會。在以《甄嬛傳》的果郡王驚艷視線、《繡春刀》的靳一川征服觀眾之后,他這次迎來了景休。

 

    景休有著復雜的人物背景及人格,他幼年之時遭遇滅族之禍,為了求生以及復仇,他出賣生父得到茍且偷生機會,之后韜光養晦、苦苦經營,為家族復仇並成為一國國師。而這些都發生在劇中李東學飾演的成年景休出場之前,所以飾演景休,必須先吃透他悲愴深沉的人物底色,這就要求演員得有扎實的演技與出色的人物內心揣摩能力。

 

    李東學完成的可謂出色,劇中景休的第一場戲,就以“穩、冷、狠、不忍”等多個特點,完整為景休打下了整部劇的人物基調。該場戲中,李東學甫一出場,整個人就深深進入角色,神情冷酷不恭,動作沉穩從容,面部多以微表情展露內心活動,如聽到下屬匯報畢方稱洞府被搶,李東學隨即微微蹙眉,顯露出不屑之意;之后,在聽到下屬建議將困局匯報天君,李東學則報以一個哂笑,這個表情將人物通透圓融、世事了然於心的特點展露無疑;而之后,他開啟了精心版面,放下一枚棋子,挑動眉毛,表情第一次從之前的收著演,轉變為適度的心機外露;但這中間,當聽到下屬對國主的抱怨,他又忽然露出頗有情義一面,眼神閃爍出不忍與堅持。這種種細節,讓景休這個人物立刻立住,而這些層次豐富的表達,更令觀眾對人物背后的故事燃起濃厚興趣。

 

    忍辱負重、亦正亦邪,狠毒中暗藏柔情、城府中兼具純真,李東學所飾演的景休即是這樣令人過目不忘。他一面玩弄手腕、殺人無情,一面又良善未泯、守護原則,在面對靈汐、寶青等女性角色時,李東學往往能夠一反冷酷常態,眼神中夾帶著不易察覺的柔情,在與靈汐的幾次相處中,李東學更是將景休心中被壓抑的純真、活潑一面以自然流露的方式呈現出來,被許多觀眾點讚“女一和男二一見面就是甜”。

    另外,景休身上的痛苦、掙扎感也非常強,這也需要演員具有出眾的共情能力、足夠敏感細膩的內心,李東學在劇中就有諸多沉湎於回憶的戲,這些戲份往往無台詞、無情境,卻需要演員深深沉浸共情給出反應,而這樣的戲份中,觀眾往往可以看見李東學滿眼含淚的畫面,足見其演技不可謂不精湛。在最新劇情中,面對國主對他叛族之人的指責,他痛心疾首,首次情緒失控,痛陳心聲,呈現了爆發力十足的一場表演,蔚為動人,但即使如此,李東學依舊沒有陷入過度誇張的窠臼,他的表演仍然遵循景休的人格主線,顯得隱忍和深沉。

    “我比較傳統” 不斷挑戰只因堅守演藝初心

    李東學出演景休,對於很多人來說是意外的。八年前,他曾憑藉《甄嬛傳》中的果郡王紅透一時,成為觀眾心中小生型演員的代表人物。清雅、玉面、陽光、脫俗的果郡王,與如今腹黑、隱忍、狠厲的景休,可謂兩個極端,這種轉變的緣由,我們或許可以在李東學的演藝生涯中找到。

    《甄嬛傳》大紅之后,他接到了諸多劇本,機會爆滿,但那些角色,大抵都是癡情男、白月光等種種果郡王的翻版,在他看來,這是一種重復。於是在名聲大噪之后,他卻屢屢拒戲,反而接了一部毫無商業氣息的作品,電影《許海峰的槍》,也憑藉這部作品拿到了中國電影表演藝術學會的金鳳凰獎。

    選擇的背后是人格使然,李東學曾說“我本人比較傳統,覺得積極改變、大膽嘗試積累會讓我心里更加踏實,不會那麼浮躁、而且我認為這種方式能夠讓一個演員走得長遠,所以我不必迅速地去追求某些虛榮的東西。”

    “傳統”或許是李東學演員之路的代表性詞匯,他迄今都將學生時期的許多教育牢記於心,比如他提到上學時大家對演員最大的褒獎,就是他能演不同性格的人物,於是這成為了他一直堅持的追求。而他也一直將大學老師張華的“三高”教育銘記於心——高尚的情操、高雅的藝術、高超的技巧,當做自己的表演操守。

    與當今流量時代的小鮮肉小鮮花不同,李東學曾經體驗過《甄嬛傳》之前那個影視行業“慢工出細活”的時代,從陳凱歌、張黎這些著名導演,以及諸多老戲骨身上,他學會了敬業、鉆研、踏實等工作態度,這也使得他寧願曲高和寡,也不願跟誰流量時代隨波逐流。

    作為一個手機號使用20年不會換的人,李東學的所謂“傳統”包含著念舊,也包含著初心。在他看來,表演不是一種走紅的手段,而是一門讓你端得起飯碗的手藝,這即是他從事演員職業的初心,是這份初心使他不願重復果郡王,將成為性格派演員列為自己的努力目標,也是這份初心使他兢兢業業、不斷鉆營,為觀眾不斷奉獻出打動人心的好角色。

相關新聞/Relativ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