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哭岳雲鵬,唱盡孤獨感,我在網易雲音樂聽遍了隔壁老樊的歌

  • Yes娛樂新聞中心
  • Yes娛樂
  • 推薦

     年輕的時候認為民謠就是無病呻吟、小題大作。

    現在才知道,民謠唱的故事就是生活,關於現實的不堪和希望,所以聽的時候心會痛。

    有一天深夜,網易雲音樂推了一首隔壁老樊的歌,開始只覺得嗓音老成,有一點科恩的味道。可能是專門挑著歐美的老煙嗓聽,網易雲音樂的個人化推薦幫忙發現了他。

    后來不知不覺地開始回圈,又專門找了隔壁老樊的歌單,一首首聽下去,孤獨感不斷襲來。

    嗓音可以在第一時間抓住人,但是讓人不斷回味的肯定是歌詞。鮑勃·迪倫以作詞者的身份榮獲諾貝爾文學獎,可見歌詞的力量,是超越音樂,拎出來也能直擊人心的。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這些經典的宋詞,放在古代也是廣泛傳唱的流行曲。

    打拼在北上廣,天氣雖然熱了起來,然而面對裁員潮,仍在動蕩的行業,多少人年近30卻依然一事無成,這樣的堅持,讓人倍感孤獨,現代都市青年的脆弱一面,就這樣被隔壁老樊唱了出來。

    源自生活的歌詞,加上滄桑的嗓音,唱的就是我們在生活里掙扎著的孤獨。

    為什麼他能如此輕易地撩撥到人們的無助、遺憾、艱難和不甘?

    隔壁老樊唱出岳雲鵬的孤獨

    一個深夜,岳雲鵬分享了隔壁老樊的兩句歌詞:“我曾把完整的鏡子打碎,夜晚的枕頭都是眼淚。就這兩句歌詞不斷回圈難以入眠。”

    歌詞來自《我曾》,在網易雲音樂被聽成了熱門歌曲,據說播放量已經超12億,僅熱評就有超20萬條,應該是擊中了很多人心中的孤獨,讓人感同身受。

    作為一名相聲演員,岳雲鵬一直以“賤萌”的人設展示在觀眾面前,相聲里搞笑包袱不斷、撒嬌賣萌不停,基本都是歡聲笑語的狀態。

    然而這條來自深夜的分享卻讓人看到了他孤獨的另一面。20年前,來自河南濮陽的14歲少年岳雲鵬,冒著大雪踏上了前往北京的長途汽車。

    他對自己暗暗發誓:“這次去北京打工,一定要爭氣,早日掙錢孝敬父母。”

    當過保安、端過盤子,10年后岳雲鵬終於站上了相聲的舞台,到今天已是娛樂圈的明星擔當。

    這句歌詞,觸發了岳雲鵬早期的艱苦記憶,是他在出人頭地之前那段艱苦日子的寫照,沒有學歷沒有背景甚至也沒有長相,只能混跡在各種底層工作中,拿著低廉的工資,不要說賺錢孝敬父母,養活自己可能都是一個難題。

(在老樊的另一首歌里,岳雲鵬追著乘車遠去的姑娘,奔跑哭泣。)
(在老樊的另一首歌里,岳雲鵬追著乘車遠去的姑娘,奔跑哭泣。)

    當我們在討論年輕人應該選擇996還是詩和遠方的時候,這個社會還有更多的年輕人,他們在富士康的宿舍里“把完整的鏡子打碎,夜晚的枕頭都是眼淚”,常年流動在長三角、珠三角、北上廣流水線上、服務店里,哪一個人在生活的至暗時刻時沒有這樣的絕望和孤獨?

    我曾渴望長大 我曾羨慕著成年后的世界 我現在成年了 我真的好累——@詹嘉亮

    你們體會過那種感覺嗎 一個人躺在床上 哭泣 卻不能發出一點點聲音來 真的很難受 鼻子全部堵住了 眼淚一直往一邊流 甚至都流幹了 卻只能帶著耳機聽歌 我現在就是這樣——@捌樓的貓

    我曾愛他 沒有了自己——@眼里沒有星星

    《我曾》評論里的共鳴,匯聚成這首關於孤獨的歌,撫慰深夜的人心。

    從散打教練到走紅網易雲音樂

    這個嗓音和歌詞都充滿故事的隔壁老樊是誰,經歷了多少生活的磨難,才能這樣捕捉到我們內心深處敏感脆弱的神經?

    出人意料的是,老樊出生於1998年,剛進入21歲的青春少年,卻唱出了許多愁,了解他的過往就能發現,他早已歷經磨難。

    比岳雲鵬離家還早,隔壁老樊(本名樊凱杰)來自河北承德,12歲就離家進入體校學習散打,15歲拿了全國散打前三名,17歲當大家準備沖刺高考的時候,他已經成為了一名散打教練。與他同齡的人,要麼在準備高考,要麼在四處打工,他們也許正在工廠的流水線上,重復著機械的動作。

    生活的壓力,讓隔壁老樊比同齡人更早感受到生活的困苦,這也讓他沉淀了許多當今年輕人在都市辛苦打拼的感悟。

    音樂是他的消遣和精神寄托,一邊當散打教練,一邊在小縣城酒吧駐唱,來自現場聽眾的肯定鼓舞了他。和眾多喜歡唱歌的人一樣,那時的老樊都還沒有人知道他的音樂能有多大的力量。隨著年歲漸長,很多人會回歸生活的忙碌,接受現實,放下夢想。

    老樊卻背著吉他只身前往北京追求人生的另一種可能性,成為北京現代音樂學院流行演唱專業的一名學生。之后逐步走向更廣闊的音樂道路,並走紅網路。

    如果說岳雲鵬的貴人是郭德綱,那麼老樊的貴人應該是網易雲音樂。這個民謠聚集地,曾經走出過趙雷、陳粒、謝春花、陳鴻宇、花粥、房東的貓、木小雅等不少知名民謠音樂人。在這里,他收獲了更加廣泛的鼓勵和肯定,在這個氛圍濃厚的音樂社區里,他的火熱不輸當紅歌星。

    2018年,隔壁老樊入駐網易雲音樂后,隨即憑著“有故事”的嗓音、充滿爆發力的音樂和演唱風格引起關注。當年11月,老樊的第一首原創單曲《姬和不如》在網易雲音樂上線,通過新歌推薦以及個人化推薦后,評論區瞬間破萬,並陸續登上各大官方榜單。這首歌講述歌姬與和尚求而不得的愛情故事,勾起了無數人對愛情求而不得的惆悵。

    隨后,這首歌也火到了抖音,在無數短視頻中被一遍一遍翻唱,最終成為了抖音神曲之一。

    感受到了網易雲音樂推歌的力量后,老樊隨后幾個月連續在網易雲音樂上發布了多首原創歌曲,《我曾》、《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擁抱你》、《關於孤獨我想說的話》等都大受歡迎,紛紛登榜,由於發歌節奏快,甚至出現多首歌占據榜單前5的熱況。

    如今,老樊在網易雲音樂上有超417萬粉絲,在這個平台上快速成長並找到了一席之地,已是一名長期霸占熱歌榜和歌手榜的當紅原創音樂人,流量不輸大牌明星。

    在支援原創音樂人方面,網易雲音樂毫不吝嗇,多次為老樊進行站內推廣,包括新歌的首頁推薦、官方帳號推薦以及更大量的個人化推薦,幫他觸達更多用戶。在這個優質的音樂社區里,這一切形成了良性互動,好的原創音樂人找到了合適的發光舞台,熱愛音樂的人也發現了優質的音樂,找到了更多共鳴。

    在網易雲音樂上,《我曾》《姬和不如》《關於孤獨我想說的話》《多想在平庸的生活擁抱你》等歌曲的評論區,更是變成了大型走心現場。

    岳雲鵬聽了老樊的《我曾》深受感動后,專門找他合作歌曲。由張震、倪妮、廖凡領銜主演的電影《雪暴》,也邀請隔壁老樊創作了同名宣傳曲《雪暴》。從網易雲音樂走出來后,老樊正迎來更多展示才華的機會。

(左一為隔壁老樊-樊凱杰)
(左一為隔壁老樊-樊凱杰)

    少年老成是我們頑強的另一面

    每一個人在聽歌的時候,都會代入之前的時光,都會有紛繁復雜的感想,都會想起自己的故事,但是也只有在網易雲音樂這里,每一個用戶的感受得到了重視,音樂下面的評論區成為許多人抒發感想的平台,也是挖掘新歌的最終評審台。

    很少有一個原創音樂人能這麼即時地收到聽眾對作品的反饋。在這里,評論和歌曲形成了良性的正向回圈,互相啟發,互相成就。隔壁老樊的歌正是因為擊中人心,得以被打撈、被認識、被評論、被更廣泛地傳播。

    每一首歌下面,老樊都會發一句評論跟網友互動,也會發一些動態跟網友互動。

    老樊說:“我覺得我的歌迷們一定都是一群很特別的人,他們可能平日里會很可愛,但也會常常有孤獨又無助的時刻,所以他們才會對我的歌感同身受。”

    這讓人想起《這個殺手不太冷》里12歲的瑪蒂爾達哭著問殺手里昂:“生活一直是這麼苦嗎,還是只有童年這樣?”沉默片刻的里昂如實回答:“一直如此。”瑪蒂爾達這個早熟的12歲女孩成為無數年輕人的精神圖騰,她對殺手里昂的愛戀就像少女時期的早戀,也許還不懂得愛情,但是卻已經憧憬著一輩子的相守,由此遭受的痛真實而殘酷。

    少年老成,是我們頑強成長過程中對抗脆弱的另一面,也是對生活中失去、悔恨、不甘和無助的真切的痛,這種少年老成的痛,反而更顯出當下年輕人的孤獨和艱難。

    我曾把墮落的原因 都丟給時間

    我曾把機會就扔在我眼前

    我曾把完整的鏡子打碎

    夜晚的枕頭都是眼淚

    我多想讓過去重來

    再給我一次機會

    ……

    網易雲音樂網友“@叁崴”在留言中說:我也沒想到會在自以為成熟的年紀開始瘋狂喜歡一個遙不可及的男孩子,他會唱歌有才華,笑起來超級陽光。他說他從小到大都很自卑抬不起頭,所以他比別人更加努力。他說他只是一個歌手,只想做好自己的音樂。我喜歡他的態度,喜歡他的性格,喜歡他的歌。愛民謠怎麼會沒故事,愛樊凱杰又何必多問他的過去。

    對此,老樊仍保持著謙卑的心態,他說:“火不火這件事,我並沒有什麼感覺,像我這種人在大街上走到誰的面前,誰也不認識我,現在還是只想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音樂。”

    沒有年少輕狂、沒有青春張揚,在隔壁老樊這里,歌唱的是生活的孤獨與無助。一位網友在老樊的動態下留言說:“岳岳以前也是非常苦,願我們都能被溫柔以待,一切付出終將報以幸福。”大家聽完歌,收拾好心情,又繼續為生活而努力。

    命運如刀,但是,希望頑強的我們都能被溫柔以待。

相關新聞/Relativ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