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玲:完美是個動詞

  • Yes娛樂新聞中心
  • Yes娛樂
  • 推薦

       她笑稱自己也知道外界有無數雙眼睛注視著她,如果哪天自己變老了,幹脆就躲起來不讓別人看見。一聽這話,旁邊的人急切地接道:不要,我們可舍不得志玲姐姐。

    眼前的林志玲,標準的模特坐姿,一頭長卷發,黑色長裙裹著她纖細的四肢。對於她的臉無需多加贅述有多美,一旁的人低聲細語道:今天遇到仙女了。當她得知整個採訪團隊都是聽著她播報的“語音”導航找到了目的地時,害羞一笑。好似外界的各種紛擾,都無法影響到她最大限度地尋找平衡點,有人稱這種平衡為“情商高”。

 

    採訪中,她喜歡說“正能量”,會耐心、禮貌地回答所有問題,有些屬於林志玲的必問題,例如變老、催婚以及“不紅了”,無論多麼敏感,無論外界的獵奇心多麼強烈,她依舊會不緊不慢地真誠作答。她笑稱自己也知道外界有無數雙眼睛注視著她,如果哪天自己變老了,幹脆就躲起來不讓別人看見。一聽這話,旁邊的人急切地接道:不要,我們可舍不得志玲姐姐。逗得她大笑,“我一向覺得藝人隨時都會不紅啊(笑),也許隔天起床,發現這一切(指自己現在擁有的)就是一場夢。”她停頓了片刻,“我真的已經很知足了,每一個舞台都有它的期限。如果期限到了,大家鼓鼓掌,下台,也是很光榮、驕傲的,也會深深感激能夠擁有曾經的一切,接下來就是該什麼階段做什麼事。”

 

    三十歲走紅,被稱“意外驚喜”

    說起成長的經歷,林志玲也不是慣常想象的那樣一帆風順:這個以美貌著稱的女孩,本來的職業規劃是當個普通職員。

    15歲那年被星探發掘走上模特之路,此后她獨自一人前往加拿大留學,靠著當圖書管理員和兼職教中文來補貼生活費;回台灣后,為了湊齊攻讀研究生的學費,還曾當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兼職模特;2003年,她被業內封為“台灣第一美女”,距離成名也越來越近;30歲那年,沒拍過一部電影,沒出過一張唱片的她憑藉出眾的容貌和知性的氣質,在演藝圈掀起了一場“林志玲現象”,成了娛樂圈的“意外驚喜”。

    從此,林志玲也進入了一場新的殘酷人生考驗:站在聚光燈下,頂著“第一美女”的頭銜,接受公眾的挑剔和評判。解析林志玲的爆紅期,一夜成名時30歲,對一個模特來說早就過了黃金年齡。當兼職模特長達七年的蟄伏期,她曾是幫蕭薔整理衣物的小模特。瓶頸期,她會花兩年時間去基金會做策劃展覽的工作,重新找回自我,就像她說的如果不能解決問題,就選擇離開,“我一直比較知足,從不會想一定要贏過誰,或要什麼野心,我有種個性是會讓黑暗、低潮停駐的時間變短,只有感受過沮喪、疼痛和挫敗,才會知道之后的日子能如何成長,負面情緒丟給他人也不一定能解決,能夠改變未來的只有自己。”

    她定了定神,“任何低潮不要躲避,面對它、承受它、解決它,然后放下。”

 

    得體,是對他人最基本的尊重

    不過,眾人都爭相誇讚的美貌在林志玲心里卻不足為道,她把小時候的自己定義為一個愛笑的女生,戴副眼鏡、穿著女校校服,不在乎什麼外表,不會用所謂的美和漂亮去形容自己,就是一個小書呆子。“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我都覺得美對我來說是人與人之間的和諧相處,是種讓人舒服的姿態,就像我覺得女人到了某一個年紀,能夠呈現出自己的魅力,一定是內心的底蘊內涵,會讓人覺得舒服喜歡。”

    從小,林志玲的父母就很注重她的才華培養,舞蹈、繪畫、書法、禮儀的學習從不落下,對她的要求也極為嚴格,氣質、涵養對她來說,不是人前苦苦維持的形象,而是最真實的自己。不管參加什麼活動、出現在哪種場合,林志玲總能以最好的狀態出現在人前。

    她熱愛禮服,去再小的場合都穿得“隆重”,連工作人員都不太理解。她說,因為來看她的人都是出於喜歡,無論如何都要狀態最佳,這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也是對別人的尊重。“我從小被灌輸最深的觀念就是得體,經過了很多美譽、德育的教育,禮貌、尊重,是最基本的,保持一個得體的儀態,也是對環境的尊重。如果面對客戶,我會拿出百分之百的狀態去面對一天的工作,這是最起碼的。”

    人生就一次,不相信運氣

    很多人覺得林志玲活得真累。拍攝《道士山下》時,陳凱歌示意讓她坐下等戲,她因為擔心旗袍會被坐皺,硬生生在片場站了3個小時;2005年遇上的那次意外墜馬,六根肋骨骨折,習慣忍受身體疼痛的她,說了一句“要與痛苦並存”;參加《花樣姐姐》,她不小心吃到辣椒,也只是緊縮肩膀吐吐舌頭,沒發出一絲聲音;今年央視春晚,她用精彩的水上表演奉獻了《綻放》,可背后的吃力,她都選擇吞下去自我消化。

    林志玲的身上似乎混合了極致的柔軟和堅強,她坦承對自己的要求極高,這麼追求完美真的不累嗎?“我覺得每個人都會追求完美,也慢慢發現在這個很不完美的世界中,有這樣一個信念是好的。完美是個動詞,你必須對自己嚴格,才可以站在舞台上讓他人審視你,也是讓自己不斷前進的動力。”

    她不相信運氣,即便到了現在,收獲了認可的同時,也沒有一點飄飄然,而是反復強調著努力的重要性,“我的意志力是很強,有人說我應該叫林志力,有時候我也告訴自己,我不一定能夠做得到,但在不同的舞台,不同的機會面前,我都是勇於面對冒險和挑戰,因為人生就這麼一次,很多的機會,過了就沒了,必須珍惜。”想了想,她笑著寬慰周圍驚訝的面孔,“不會太累了,我也有放鬆的時候,只是你們沒有看到而已。”

 

    缺點即優點

    很長一段時間林志玲被視為“理想的花瓶”,關於她的爭議也從未間斷,標志性的娃娃音被質疑是在扮嗲,但她似乎找到了另一種看待問題的角度。問到林志玲的軟肋是什麼時?她給出了這樣一個解釋,“很多時候缺點也是優點,像以前人家說什麼娃娃音啊,是不是裝的?后來我會說這是我的缺點,但正因為這個缺點讓你們認識了我,所以這難道不是我的優點嗎?因為這樣你們記得了我。以不傷害他人為前提,那這一個可以共存的優缺點,不是很好?所以,懂你的人已經懂了。”

 

    “志玲姐姐”

    這些年,除了客串《西遊記女兒國》,林志玲少有影視作品,被提到還有沒有想挑戰的角色,她不假思索地說了四個字“志玲姐姐”,“回頭看,我人生第一部電影是吳宇森導演執導的《赤壁》,合作過的男主角們也是你們最愛的,《決戰剎馬鎮》里的紅雷,《101次求婚》的黃渤,這些都很精彩,所以接下來,我要做的應該是把自己的人生角色經營好,做好林志玲這個角色。”問她,對如今自己的生活狀態滿意嗎?“Yes,我很滿意。”

 

 

相關新聞/Relativ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