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敏濤 用一眸的雲朵掃掉路間繁蕪

  • Yes娛樂新聞中心
  • Yes娛樂
  • 推薦

    Yes娛樂12月4日綜合報導      “現在就好像是不期而遇的溫暖,在這里坐著聊聊天說說話,跟你們分享一些我的經歷也好,我的經驗也好,或者是我的一些悲喜呀,看你們開心的笑,我在工作當中能夠給你們帶來一些快樂,我覺得這都是不期而遇的溫暖,我會一點一滴的記在心里。其實情感就是這樣產生的。”敏濤姐這樣看待因工作而相遇的我們。

 

    見到敏濤姐的第一眼,她對我微笑著說你好,今天要辛苦你們啦!那明亮的雙眼中像住著太陽,讓你在這初冬忍不住的親近。和她在一起舒服,自然,她有一種從內溢出來的魅力,漂亮,善良,豁達。

 

    化妝間隙她會和我們分享最近的事情,會說起日常生活的小煩惱,會分享作一個母親的經驗和真實的生活感悟。“平時如果不開心會和朋友聊聊天,但我一般憋在心里的時間比較長,一件事情或者是一個我解決不了的困難,我不太會去輕易求助於人,我怕給別人添麻煩。然后當我真的覺得自己辦不到了但是很急的事情,就比如說原來女兒上學的事情,因為我們不是北京的戶口,當時就是很困難上學,因為7月就要讀書了,假期就不會再收學生了,4月份的時候女兒還沒有找到學校,那個時候我就求助朋友了,平常的情況我就能消化的消化掉,不能消化掉的我就傾訴一下。”

 

    生活中的她總是害怕麻煩別人,也害怕辜負了別人的期望。所以她一直很努力。責任,理想她都背在自己身上,那是負擔,也是催促她向上的力量 。

    “我覺得很幸福,特別幸福,很幸運對於我來說。累啊抱怨啊都會有,但是帶給你的東西永遠比你失去的多,所以你的抱怨就會隨之減少或者沒有。”這是劉敏濤20多年的演藝生涯中對演員這個職業的看法,也許只有這樣的心境和想法才會讓她不斷突破自己的邊界,在百變的角色中應對自如、游刃有余。

    她最近空降粉絲群,讓大家懷疑這是不是一向佛系的劉老師?“那是另一個我呀,我的多面性,沒有被發掘出來,現在覺得我老那麼保守是不對的,應該把它充分的釋放出來,我覺得這些朋友們對我這麼多年的厚愛,如果我還繼續懶惰的下去我問心有愧。” 她開心的回應道。她就像是一個寶藏,總能在她身上發現無盡的可能,給人帶來無限的驚喜。

    實力派女演員很容易面臨一個尷尬的局面,我們一起來聊聊看。因為明鏡和靜妃的爆紅,同樣題材的劇本接踵而至。敏濤姐說“我想轉型轉了快三年的時間,都沒有轉的成功,我並不是說母親或者姐姐這類包括奶奶都沒有關係,你是演員的可塑性嘛對吧,從專業的角度講你可以這樣自己去平衡自己,但是確實是沒有轉過來這個型,我不是說這種角色我就不演了,我很喜歡,戲角色寫得好我一定會好好去把她演好的,不是不接,就像我們經紀人說的,要平行的去拓寬,可以往上年齡大的90歲我們可以去演,那麼30歲或者是我這個年齡段40左右的女生是不是也可以讓我去嘗試一下呢。”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最近她在南煙齋筆錄里一人飾演兩個性格迥異的角色,“一個涼子一個芸娘,這是我特別期盼她在電視里在熒幕上被別人看到的兩個角色,雖然有一些遺憾在里面,可能在拍攝過程當中劇本當中的一些細微的一些改動讓我有一些遺憾但是她傾注了我很多很多心血,完全不同的兩個角色和兩個我合成了一體。”她在不斷挑戰,不斷嘗試,期待她會給我們帶來更多不一樣的驚喜。

    在演藝事業這條道路上,劉敏濤走得有些隨性。“我從來沒有想要什麼生活,我都是順其自然的過我的生活,所以總會一天比一天好吧。”她簡單,陽光還有一點點小自卑。她不太展望未來,因為未來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出來的。

    提到自己的粉絲,敏濤姐說 “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有的時候說的太多太假,我只是想告訴你們,謝謝你們這麼多年對我的真,特別感謝這麼多年的支援,我盡量做到最好,盡量有好的角色給你們呈現,盡量讓我們一起快樂的成長” 情到深處自然流露,即使當時面對的是攝像機敏濤姐還是哭了,她驕傲的說“他們真的很有才華,我覺得我很幸運能有這樣的支援者。其實對我他們不必這麼用心盡力,但是他們還是義無反顧的做了。我真的非常非常感激他們對我的厚愛。”

    她是很真誠的對待著周圍所有的一切。生活,或許一地雞毛,但仍要踏歌而行,一念滄海,一念桑田,我們只需做一個從容坦然的人,每一步里都種上花開,每一眸里都種上雲朵,以一顆琉璃心欣賞眾生萬物,讓光陰的記事本上留下細細碎碎的小美好。

    Q-星光邦 A-劉敏濤

    粉絲提問

    Q:一向佛系的劉老師前幾天為什麼突然異常活躍?還空降粉絲群!

    A:那是另一個我呀,我的多面性,沒有被發掘出來,現在覺得我老那麼保守是不對的應該把它充分的釋放出來,我覺得這些朋友們對我這麼多年的厚愛,我覺得還繼續懶惰的下去我問心有愧。

    Q:濤濤來介紹一下自己在南煙齋筆錄里的角色吧,濤濤最喜歡這個角色哪里?和趙立新老師人物關係是什麼?有感情戲嗎?

    A:兩個角色,一個涼子一個芸娘,這是我特別期盼她在電視里在熒幕上被別人看到的兩個角色,雖然有一些遺憾在里面,可能在拍攝過程當中劇本當中的一些細微的一些改動讓我有一些遺憾但是她傾注了我很多很多心血,完全不同的兩個角色和兩個我合成了一體。

    A:按照難度系數來講當然是涼子,說最喜歡她都是我最喜歡的,因為演員你在詮釋角色時候你不愛她你不喜歡她你怎麼能詮釋她呢。

    A:當然,全是感情戲,有商戰有感情,互相被利用互相依賴互相攻擊,是愛恨交織的一對冤家。

    Q:姐姐接下來的工作安排是什麼?

    A:這個戲馬上就要殺青了,也是在上海的戲,原來叫《留學洛杉磯》,現在叫《跟著爸爸去旅行》,我在微博有發過,是我很愛的一個角色。下面終於接到一個時尚一點的角色,是一個大boss,也是我覺得雖然她的面可能展現的不多,但是這一面在角色和熒屏當中沒有展現過,一個高層的一個大boss。

    Q:悲劇和喜劇,劉老師更喜歡哪個呢?

    A: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命題,因為喜從悲來,悲中有喜,這個東西它是一個集合體是一個很豐富的,很多很多層的,你不能說這就是一個純喜劇,這是一個純的悲劇,沒有。

    Q:當自己情緒低落的時候有什麼方法來改變自己的心態?

    A:就是愣改呀,我們這個職業你必須要你站在這的時候,就像你在面對面採訪我的時候,所有的東西我都要拋開呀,我可能口渴了想喝水了,我喝不了,我在工作,我是被採訪對象,我要尊重你尊重鏡頭尊重燈光師尊重這個話筒,我現在餓了我也不能吃東西,想上個洗手間,在我這里是不會存在的,所以這個東西就是你的職業性吧我覺得。

    星光專訪

    Q:我們知道因為明鏡和靜妃的爆紅,很多母親、大姐的角色都找你來演。除了光環,給你帶來的最大的困擾是什麼?

    A:其實這個困擾不是因為明鏡和靜妃的爆紅出來的帶給我的時效性,是之前十幾二十年前就一直在演類似的這種角色,母親也好姐姐也好,反正談戀愛的戲很少了,直到大姐和靜妃出來之后大家看到了我努力十幾二十幾年之后的結果,給我帶來的這些所謂的困惑吧,會有,總演,我想轉型轉了快三年的時間了,都沒有轉的成功,我並不是說母親或者姐姐這類包括奶奶都沒有關係,你是演員的可塑性嘛對吧,從專業的角度講你可以這樣自己去平衡自己,但是確實是沒有轉過來這個型,我不是說這種角色我就不演了,我很喜歡,戲角色寫得好我一定會好好去把她演好的,不是不接,就像我們經紀人說的,要去平行的去拓寬,可以往上年齡大的90歲我們可以去演,那麼30歲或者是我這個年齡段40左右的女生是不是也可以讓我去嘗試一下呢。

    Q:您覺得作為一個演員應該有哪些素養?

    A:不是演員的素養,是人的素養,不管男人女人小孩年輕人還是老人,跟你演戲是一樣的,就是要是真的,我對你講話我不會有半點虛偽的東西在我的心里,我是很真誠的對你的對待我周圍所有的一切,包括一個物件,它跟你日久生情,時間長了你家的筷子桌子你是有感情的,真的東西就跟大樹的根一樣可以亙古不變,十二級的台風來你都會吹不倒的,它會讓你站在不管什麼樣的環境下什麼樣的土地上,你都會覺得自己心里是幹凈的,這點我覺得是作為人來講最重要的。

    Q:拍戲這麼久了,拍攝時有沒有發生什麼危險的事現在想想還很后怕的?

    A:前兩天拍上海這個戲的時候,有一場戲是我兒子在學校里面發生一個校園槍擊事件,我在電視里看到了去救我的兒子,因為講的是在美國的事情我要開著車去沖那個關卡警戒線,我有那麼一場戲,結果那個道具車,好不容易找到十幾年前,其實已經報廢了的美國老牌子的車,有一天是我的機器的包放進去之后車門就卡上了,外面怎麼開就開不開了,那是第一次這個車開不開了,然后就把玻璃鋸了,把機器的包拿出來了,第二次真的是危險,就是車前面的機箱蓋打開之后它就開始起火了那種,我就嚇壞了,就開始涼,涼完了之后就發動不開了,然后工作人員就在后面推,結果我的剎車怎麼踩都不好使,車就一直往前滑,我的車就往警備車斜側方方向沖,嚇死我了當時,我說我要是撞到人怎麼辦,還都是老外,很危險。

    Q:您覺得自己現在最大的煩惱是什麼?

    A:長得太好看了吧,哈哈哈,開玩笑。其實沒有大的煩惱,都是小的煩惱,女兒的功課啊或者是我的工作和我的照顧家里有時候時間搭不上啊,這是一些我的小煩惱。

    Q:你小時候是個什麼樣的孩子呢?有沒有叛逆期呢?

    A:乖,巨乖,特別乖。

    A:叛逆期是在兩年左右前吧,也沒有叛逆,就是突然我覺得這個想法我怎麼會跟我媽想的不一樣呢,僅此而已。

    Q:那女兒呢?

    A:女兒挺乖的,因為姥姥姥爺一直在身邊寸步不離的,老人養大的孩子相對來說都會乖一些。

    我們家家教都挺嚴的,我覺得我女兒比我強,她會變通比我靈活沒我那麼一根筋。

    Q:女兒也在慢慢的長大,有過什麼擔憂嗎?會不會想到以后擔心的睡不好?在教育孩子方面尤其是女孩有什麼技巧或煩惱和大家分享嗎?

    A:我從小就給她舉了一個例子,有時候我跟她在交流的時候我肯定不是采用家長式,我肯定是希望跟她成為朋友,到現在也是一直用這個方式跟她交流的。我跟她就一個例子我就說:你就是那個小小樹苗,你是要長成一棵歪脖樹呢還是參天大樹高高的直直的,她說當然喜歡參天大樹,我說那你不要煩,不能怪媽媽,因為我是你的媽媽不會害你的。

    Q:你覺得18歲時候的愛情和現在的愛情有什麼不一樣?

    A:18完全就是純粹的愛情吧,現在也純粹只不過附加了許多不應該有的東西。

    Q:用三個詞形容一下現在的自己?

    A:簡單,自卑,陽光。

    Q:最后對一直支援你的粉絲說點什麼吧

    A:我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有的時候說的太多太假,我只是想告訴你們,謝謝你們這麼多年對我的真,特別感謝這麼多年的支援,我盡量做到最好,盡量有好的角色給你們呈現,盡量讓我們一起快樂的成長

相關新聞/Relativ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