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迅首部影像回憶《周迅·自在人間》 “她緊緊地擁抱每一個你,然后走向下一個角色。”

  • Yes娛樂新聞中心
  • Yes娛樂
  • 推薦

    Yes娛樂11月27日綜合報導   提起周迅,有兩個身份。一個是演員,另一個是“one night 給小孩”公益專案發起人。作為演員的周迅,她汲取生命中的所有情感經歷運用在表演中,塑造了無數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作為社會著名人士,她從最初的聯合國親善大使再到“one night 給小孩”公益專案,一點一滴匯聚成河。周迅的職業生涯開啟至今,整整27載光陰走過。她的人生有酸甜苦辣、也有自由自在。這份自在,並非毫無顧忌的自由自在,亦非天生所具,而是在時光的磨練中,慢慢學會與生命相處后的一種坦然。

 

    Lens團隊歷時5年採訪製作,周迅首部影像回憶《周迅·自在人間》即將由世紀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匯聚周迅從影27年來,一部分點點滴滴和成長的碎片。這些碎片有小部分熟悉她的觀眾知曉的細節,而大部分都是鮮為人知的故事。全書分為“生活中的周迅”和“演員的周迅”兩部分,內含六位攝影師姜成皓、Wenjei Cheng(鄭文絜)、高原、葉錦添、斯特凡·塞德那歐(Stephane Sednaoui)和彼得·林德伯格(Peter Lindbergh)珍貴的攝影作品,近300張攝影師私藏照片獨家曝光;圈中20多位師友共同發聲;導演陳國富作序,著名攝影師、設計師夏永康操刀設計。這仿佛是一部回憶錄,又不僅僅是一部回憶錄。總之,借助這本書誕生的過程,她又仿佛重新活過一遍。

 

    《周迅·自在人間》:一個心願與一本書的誕生

    本書誕生的緣由,還要追溯到多年前,周迅偶然間萌生的一個願望。作為一名演員,她的身邊有三位合作密切的攝影師好朋友:姜成皓、Wenjei Cheng(鄭文絜)、高原,他們為周迅拍攝了大量的照片,周迅覺得應該為他們出版一本書。

 

    姜成皓原來是周迅的助理,因在片場“無所事事”,便拿著手機和相機拍起來。他最喜歡拍周迅哭,尤其是喝多了之后的哭,“特別可愛。朋友看她就是個小孩兒,跟我們一樣的普通人。”

    Wenjei Cheng(鄭文絜)首次和周迅合作是2010年,為某品牌拍大片。周迅覺得她和一般的商業攝影師不太一樣,就接連約她來拍,合作至今。除了正式工作外,她最愛拍周迅睡覺和閉目休息時的神態。“在那樣的畫面里,我不太確定她是在睡覺或者只是剛好如此。她有點神秘。而我喜歡訊息有點模糊的照片,令人有想象的空間。”

 

    高原第一次見到周迅的時候更早,大約1994年,后來成了朋友,就一路以朋友的視角拍了下來。因為是朋友,有很多人際交集,高原對照片里時過境遷后的物是人非最為在意。

    著名藝術家葉錦添,也是個喜歡在片場拍照的攝影師,這一愛好也讓本書有機會向讀者呈現《戀愛中的寶貝》《橘子紅了》《風聲》等兩人合作時的珍貴照片。

 

    抓拍瞬間、即興的創作也成為斯特凡?塞德那歐給周迅拍照的主旋律,在他看來“她是那種罕有的,能夠將純凈、真摯和脆弱融於一身的人,一個能夠給出那麼多東西的人,一個讓你想保護她,想讓她留點東西給自己的人。”

    對林德伯格來說,“這些照片跟名氣或者名人都沒有關係,而是關於對她的永恒瞬間的捕捉,一個強大的、獨立的女性,不僅是一個電影明星!”

    一晃十多年,幾位攝影師留下了許多周迅的影像,風格各不相同。本書中選用的近300張退去大片光環的攝影師私照,見證了友誼,也見證了一個“普通”姑娘人生中重要且充滿趣味的時刻。

 

    周迅和周迅的對手戲:普通人和演員

    這本書最重要的一部分,來自Lens團隊對周迅及其師友長時間的採訪。熟悉周迅的人都知道,她不愛做擷取,更是很少袒露自己的生活。所以,名為“採訪”,實際更像是相熟朋友間的閑聊。這些文字最終變為鉛字,從她個人和她的朋友那兒去了解她的生活、感情和表演事業,以及變化。也和大家分享關於生命和成長的經驗教訓。

    周迅話不多,她喜歡喝點酒、對朋友特別好、容易忘事,但十分重要的細節她記得一清二楚。生活中的周迅,和普通女孩子一樣,也擔心衰老。她在書中也坦然談論這個話題。她認為,這個行業所致,每天都在聚光燈下,當然害怕,但不能逃避,扛過去就好了,這些都沒有平安和健康重要。寥寥數句,如此坦蕩。這樣的“真實”和“坦蕩”也是很多同行給周迅的標簽。導演陳國富說,“她是我認識的人中最接近透明的,有時連基本的生物保護色都不具備。”這本書的開始,周迅還袒露了自己這幾年的變化。“開始早睡早起,不抽煙、不喝酒。”她說。她開始照顧每個人的情緒,有意識地追求實實在在的生活。她會和好友一家出去旅行,會時常回到父母身邊。好友黃覺認為:“以前她不開心的時候會搞得大家都不開心,現在她會去張羅。這種轉化可能是因為年齡。她在努力地轉化。”

 

    作為演員的周迅,把幹幹凈凈視為表演者的責任。她覺得“演員是一個杯子,我自己在拍戲之前就把這個杯子洗幹凈,你要倒什麼就倒什麼唄。我覺得演員是有責任保持天真和幹凈的。”她一直以“內耗”作為表演養分,將生活中所遇到的重大情感波折融入到角色中去。她最重要的表演方法是找到角色存在的理由,然后去相信,然后陷入了角色難以自拔。比如《橘子紅了》《李米的猜想》《戀愛中的寶貝》……陳國富說,“她演戲的方法和很多人不同,有人演戲是用腦子演,有人用身體演,她是用五臟六腑演。”好友沈暢覺得,周迅在背后其實下了很多功夫:“不是上來就能演好的。但是她使勁的時候別人看不見。”二十七年來,中國的影視產業一直在快速地變化。周迅是隨著它一路走過來的,但她已經有了自己恒定的坐標:她希望自己始終是一位演員,超越年齡,受人尊重……自己借由書中的這些圖片和文字,我們看到她的情緒,看到了她的成長,她的變化;我們也看到了螢幕背后的周迅,那個為了扮演好一個角色,把自己徹底地融進戲中,近乎是用五臟六腑在演戲的周迅。

    20多位圈中師友共同發聲,見證影視行業這27年

    《周迅·自在人間》中非常重要的部分,來自朋友們的自述。有挖掘周迅的掛歷攝影師錢豫強;有合作過的導演們:李少紅、婁燁、陳可辛、許鞍華、汪俊等;演藝界的好友:黃覺、黃磊、郝蕾、沈暢、火星電台、黃烽……他們講述周迅,也同樣在回顧自己的職業/導演生涯。這是一場記憶的全面延展,回顧一路走來的道路,竟也可以由此略略探知中國影視行業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的成長和發展。

    周迅1974年出生,1991年在學校,拍了第一部電影,那時的電影市場仍熱。但到1992年電影市場跌入低谷。1995年,李少紅與周迅簽訂的經紀合同,是當時全國演員第一份正式的經紀合同。2000年,民營資本進入,2001年,周迅接連出演港台導演作品,2004年,拍完《如果?愛》以后,陳可辛說,“你做好當明星的準備”。之后更是被稱為“周勞模”,片約不斷。一直到到最近,再次憑藉陳可辛監制、岩井俊二導演的《你好,之華》,獲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提名。

    她在影視行業成長的這27年,見證了中國影視製作逐步走向市場,百花齊放的27年。當然,伴隨著市場的擴大、製作速度的加快,婁燁、李少紅、葉錦添、曹保平等等,這些導演們也不禁回憶起“從前慢”的時代,耗費數十年打磨一部劇,圍坐朗讀劇本的時代似乎也再難得。諸位導演不僅在書中講述了以往與周迅合作的細節,更是以電影人的角色,反思這幾十年來的行業發展變化。這一場持續五年的馬拉松式採訪,一場對27年影視行業的追溯,最終在這本書中落下帷幕。

    素雅裝幀,極致珍藏

    從這本書製作初期,周迅就希望,不必追求些什麼,簡單朴素的裝幀就好,在可能的范圍內保護環境。所以在裝幀形式和印刷上,出版方世紀文景也尊重她的想法,選用紙色自然柔和的東方書紙,這種紙雖不似銅版紙般光亮,但卻是可以用作食品包裝的環保用紙,且保存時間長。裸脊鎖線的裝幀方式,保留了書脊本真的古朴質感,同時也避免粘合書脊的化學膠水試劑的使用。另外這種裝幀方式也便於讀者攤開閱讀,保證跨頁圖片的完美呈現,提高閱讀美感。

    一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品性,才會讓身為朋友的黃覺說出:“就算眾叛親離我也會站在她身邊。”這樣感人肺腑的話。才會讓被奉為文藝女神的郝蕾“希望可以比周迅活得稍微長一點,就有機會飾演她傳奇的老年部分”。陳國富在序言中寫道:“對我來說,周迅沒有秘密。也因為這樣,在背后八卦她顯得多余。”相識於年少,不枉一場相知。

    郝蕾說,很羨慕她,以周迅的名字在世界上自在由行走。這些成長道路上所經歷的風景,染上歲月痕跡,沉淀於“周迅”這個名字中。“最痛的時候是最好的時候。”周迅坦言,“我希望成為一個心里平靜的人。這和是否結婚無關,和事業無關,這是人面對生命的問題,是怎麼和生命相處的問題。”

相關新聞/Relativ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