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邦×於明加 看自己的景 描自己的畫

  • Yes娛樂新聞中心
  • Yes娛樂
  • 推薦

Yes娛樂10月30日綜合報導   從很早以前就一直想見一見於明加,這個果敢又有想法的女人。當初她放棄了保送到外交學院的名額,選擇了從藝的道路。又在事業上升期選擇結婚生子,現在她已經是兩個女兒的媽媽了。最近見到她的時候她的臉上寫滿了幸福。

 

如果可以穿越時空,你最想回到什麼時候?“我覺得就停留在現在吧。”她說“我覺得現在的我是最好時期的我,獨立自主懂得了生活的意義是什麼,懂得真正需要的是什麼,我覺得對自己而言更有存在感。”

“光陰慢渡,細細品味生活,在生活里尋找美好的東西,慢慢的感受時光。”都知道作為演員最大的困擾就是時間不夠用,尤其是對於一個媽媽來說,但是這個問題對於明加來說卻不是問題。她說“成為母親后就很少拍戲了,所以大部分時間對我而言是照顧她們。”

 

我問她如果女兒們要過生日了但是你有一個一個特別重要的工作你會怎麼辦?她很堅定的說“不去啊,我覺得就是,你的事情你想好了哪個是你最重要的,其他事情的取舍就很容易就定下來。”對於現在的她來說家庭無疑是最重要的。

對她而言,現在的生活狀態就是最好的,偶爾工作,大部分時間去享受生活,照顧家人。她從不在意外界的評論,她說“我覺得你只要是盡力了,別人看待一些事情你不用太在意,因為你用心去做了,別人怎麼看就無所謂了。”

現在的於明加很少接戲,但是她演繹的每一個角色都入木三分,談到表演她說“其實我覺得表演是要學習的,很多時候最幸福的事情是演一個跟你完全不同的人,然后去體會那個人的心路歷程,所以很多所謂的技巧是要融入到內心,然后用內心去體驗,再把技巧融入進去,但這種技巧更多的是,比如說我們學著觀察生活,從生活中汲取,從人物的外形入手,但內心還是要有更多的體驗。”

 

“在選擇劇本時我最看重的就是人物,我覺得故事不能是那種天馬行空想象而來,而是汲取於生活,人物是立體的,不是單一的好人或者壞人。人物豐滿一些,在塑造的時候會覺得在演一個真正的人而不是一個片面的一個角色。”

問她現在最想要演什麼樣的角色?她卻說“我覺得角色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很多時候演員這個職業它不是一個定向的東西,說我們學成了什麼樣子我們就會做什麼事情,它就像談戀愛一樣是隨緣的。所以有了自己喜歡的角色一定要抓住認真努力的去詮釋。”

於明加如娛樂圈的一股清流,踏踏實實的演戲,認真的塑造著每一個角色,一步一步的把腳下的路走成幸福的模樣。

Q—星光邦  A—於明加

Q:我們這個月的主題是 光陰慢渡 ,如果考試只給你這樣一個主題你怎麼解讀呢?

A:我覺得應該是細細品味生活,在生活里尋找美好的東西,慢慢的感受時光吧。

Q:做演員之前你的夢想是什麼?

A:做演員之前其實是想做外交官,一直在學校里是以英文專業為主的。

Q:話劇和影視劇的表演方式有什麼區別呢?

A:區別我覺得挺大的,表面來說話劇的表演要放大一些,因為觀眾離你是有距離感的,而電視劇是觀眾離鏡頭有近景、中景、全景,觀眾是會看得到的,所以有的時候你不需要那麼放大去表演。但是話劇肯定是要更難一些,因為它是連貫的,不會像影視劇一樣中途給你斷掉啊錯了重來啊,它只有一次機會去完成人物。

Q:在選擇劇本時最看重哪些東西?

A:最看重人物,就是這個人物我覺得故事不是那種天馬行空想象而來,而是汲取於生活,人物是立體的,不是單一的好人或者壞人。人物豐滿一些就是在塑造的時候會覺得在演一個真正的人而不是一個片面的一個角色。

Q:你最喜歡自己飾演的哪一個角色?有沒有某個角色和你本人的性格很像?

A:都喜歡。

A:羅小貝吧,我那個時候演《門第》我覺得那個角色跟我是非常相近的。

Q:以后會不會考慮當製片人自己拍攝影視作品呢?

A:不會,我覺得術業有專攻吧,我沒有那麼大能力,我也不希望生活是完全專注於工作的,我希望它是一個隨性的東西,太累了可能你並不能承擔那些東西。

Q:成為母親以后所面臨的最大的挑戰是什麼?時間會覺得不夠用嗎

A:成為母親最大的挑戰肯定是照顧孩子呀,要怎麼照顧她,要怎麼能讓她健康成長這些東西吧。

A:時間上不會覺得不夠用,因為我很少拍戲,所以大部分時間對我而言是照顧她們。不會有存在於說陪伴比較少,我覺得我都還好。

Q:大家都知道你的兩個女兒很漂亮,以后會不會考慮讓她們往娛樂圈發展呢?

A:我覺得隨她們自己吧,這個東西很多時候你無法控制一個人,長大以后她有了自己的主見她要去做什麼,這個東西如果家長能定的話肯定也是雙方一起考量,比如說問爸爸他怎麼想啊,我的態度綜合意見來做一件事情。

Q:你對女兒的未來有什麼期望呢?

A:她開心就好啦,我覺得開心是個挺難做到的事情。

Q:私下里會給孩子們做菜么?

A:不會做飯。

Q:生活中的你是一個什麼樣性格的人?

A:大大咧咧隨遇而安吧。

Q:衣柜里最多的單品是什麼?私下里你是哪種風格?

A:不知道啊,就是T恤吧,T恤比較多。

A:簡單,不會有特別多的色彩什麼的。

Q:如果心情不好會如何排解?

A:跑步運動。

Q:做過什麼很瘋狂的事情嗎?

A:跟我閨蜜從晚上八點唱歌唱到早上六點,中間聊天吃點東西唱會兒歌,反正挺瘋狂的吧我覺得。

Q:過生日收到過最有意義的禮物是什麼?

A:女兒給我手工做的絲巾。

Q:你覺得現在的心態和剛出道相比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A:肯定是有變化,人在成長,對很多事情會看的越來越淡,你的包容度越來越好。

Q:大家稱呼你“貴姐”,你覺得這個稱呼怎麼樣?

A:反正喜歡你的人覺得好就可以了。

Q:在《天盛長歌》里的古裝造型很美,你拍攝的劇中現代戲占比較高,以后會不會考慮多拍一些古裝劇呢?

A:不會,哈哈。第一我覺得好的古裝劇本很少,第二我覺得因為古裝造型它尤其像我這個形象一般都是演這種貴妃皇后之類的,頭飾太重了真的是都不利於你表演,你每一個反應什麼的,因為它的那個造型你低頭或者拭淚你都很難把控去這個東西,我覺得演員最重要的是表演,所以當有過多東西賦予你的時候外在會拘束於你很多創作。

Q:雖然你在《天盛長歌》里飾演的常貴妃是反派角色,但是你的演技廣受好評大家都喜歡,很不捨這個角色下線,說句話安慰一下喜歡這個角色的影迷吧。

A:我覺得常貴妃可貴之處我接她的原因就是她是一個立體的人,她宮斗和她去為兒子去計較這些她是有原因的,最后結尾ending的戲就是母愛,所以我覺得所有的人你都要知道母親為你的付出真的是大過於天,我們應該去對自己的媽媽用自己的全部做到最好。

Q:電影《道高一丈》正在影院上映,給大家介紹一下你在里面的角色吧。

A:這是我應該是從藝以來遇到的最難演的角色,第一拍攝環境特別苦,零下三四十度然后還吹著鼓風機,所以我當時臉上全是凍瘡,基本上沒化粉底,凍到僵硬到嘴都不能動了,因為我本身就是特別怕冷的人,所以在那種環境下拍攝所有的演員真的是非常的辛苦,基本上已經突破了自己身體的底線,都會得病。第二角色是我演戲以來最難演的角色,跟我沒有相似度,完全沒有,所以當你完全打破掉自己塑造那樣一個角色,我們一開機上來就拍冰雪大世界里的戲,要罵人,要找人物貫穿的動作,對我而言太難來了,你觸碰一個跟你完全相反的一個人,而且是個男人,所以你要找那種心理又不要很“演”,又要在骨子里那種男人的東西真是很難的事情。

Q:拍攝電影《道高一丈》和聶遠合作的感受?聶遠演的《延禧攻略》特別火,你有沒有看呢?

A:遠哥很敬業,很帥,用導演的話說遠哥身上是有爺們兒的江湖氣的,不是痞而是哥們兒的仗義,很多事情能肩膀扛事的男人。

A:沒看。

Q:今天拍攝的地方有很多花花草草,你平時喜歡養花么?

A:會喜歡養,家里有養高的植被,但是生蟲子,有的時候阿姨要照顧小朋友所以會疏於打理,我個人感覺會不太好弄,所以會買一些百合雛菊之類的放在花瓶里養。

Q:你最喜歡什麼花呢?你覺得什麼花最能代表你的性格?

A:百合。

A:紫羅蘭吧,我覺得我是一個對任何事情都比較淡的人,但我又是一個浪漫的人,所以我覺得紫羅蘭可能味道比較清淡,然后又會有浪漫色彩在里面。

Q:家鄉有什麼讓你印象深刻的植物么?

A:我的家鄉在長春很冷,所以我坦白講沒有那個植物讓我印象記憶尤新的。

Q:今天這個拍攝場地給你的感受是什麼樣的?

A:我覺得挺美的,在房間里放這麼多植物,首先空氣會特別好,讓人有一種很淡雅很浪漫的感覺,像在森林里吃飯一樣。

Q:如果通過自己的影響力來倡導大家自然環保你願意嗎?

A:我當然願意,希望所有的朋友都能夠熱愛大自然,能夠環保一點,讓我們的地球會變的更好。

Q:最后對一直支援你的粉絲說點什麼吧!

A:謝謝我所有的粉絲加菲貓們,謝謝你們在我這樣工作量很少的情況下還能看我每一部戲還能去愛我,我也會為你們盡量的努力工作,謝謝。

相關新聞/Relativ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