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霜霜《極品師徒》遭換角內幕,被爆現場無理取鬧耍大牌

  • Yes娛樂新聞中心
  • Yes娛樂
  • 推薦

    Yes娛樂9月14日綜合報導    事情的起因是《極品師徒》的導演馮萬里,在自己微博發布了一則訊息。

   微博中馮萬里導演說因電影的宣發,最近相繼接受了一些媒體的採訪,結果都被問到了原定女主角潘SS被換一事,勾起了他內心隱忍已久,當時因這個女主角的一系列“公主”做派而讓他曾經歷的所有憤懣與不快。這個潘SS,大家普遍猜測其實就是潘霜霜。 

    最近因為電影《極品師徒》的宣發,相繼接受了幾家媒體的訪談,結果都被問到當初電影原本的女一號潘SS被換角之事,本來將近兩年過去,很多當初的郁悶與憤恨我以為我能早已淡忘,不再糾結,沒想到這陳年的暗傷在被再三揭開捅刺之后我竟然心口又堵得喘不上氣來,恍惚中又回到了當時那種無奈無語壓抑憋屈憤懣堵心的黑色記憶里:一個三線半的所謂“明星”扮著超一線的派,帶四個助理,專職攝影師、專職化妝師和貼身小助理,不穿劇組衣服也不讓劇組給化妝,無視導演和美術老師,不打招呼到現場自己直接改布景陳設,原本20天檔期最后算來算去只給一半,還完全不在乎工作人員有沒有丁點休息時間說你們可以連著拍20小時,對了,最極品的是還帶了一條專職寵物狗,狗還丟了,丟了還沒情緒,演戲全程一臉哭喪,可這本來是一個熱情陽光性感奔放的女主角啊,於是讓全組幫找,劇組沒法最后報警,求爺爺告奶奶,最后成了警察全城找狗,我也是醉了[允悲],這都什麼啊[允悲][允悲]難道做導演拍電影都得這麼被蹂躪倒霉嘛[暈][暈]我不是抱怨,我也不怪誰,我就懷疑自己是不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允悲]蒼天啊[允悲]大地啊[允悲]我又無語了……

    搜了一下相關的詞條發現,至今潘霜霜的百度百科里還寫著,2016年12月,主演馮萬里執導的青春喜劇《徒弟》,片中飾演梅珊。

      而在《極品師徒》的百科詞條下也很清楚的注明了了,該片原名《徒弟》,馮萬里導演。

    簡單介紹一下潘霜霜就是曾經和林峰有艷照緋聞的那位,這兩年也一直持續有新作品產出,雖然不常在熒幕上看見她,但似乎看起來發展得還不錯。

    大致去了解了一下這件事,《極品師徒》片中女主角梅珊的人物設定,是一個開朗、陽光、時尚、性感的女孩兒,當時片方覺得潘霜霜相對各方面都比較符合這個人物,就定了下來,再加上這是一個小成本製作的片子,選角除了新人就是比較資深的非流量戲骨,能簽下潘霜霜這種還算小有名氣的演員,大家期初都是抱著一定期望的。

    但是潘霜霜進組之后,所有事情的走向就著實是出乎人的意料了,本身片子體量小,在預算和人員配備上都相對比較緊張,導演核心組就只有導演、現場副導演和場記3個人,而潘霜霜在進組時一人就帶了4個助理,大家都在忙碌工作時突然出現幾個“大爺”,也不幫忙就在身邊晃蕩,引起了不少工作人員不滿。

    甚至還帶了一只寵物狗,結果進組第一天狗丟了,潘霜霜情緒也不對了,工作也沒狀態了,甚至可以說是完全找不到人物感覺,就這樣啥活還沒幹,改找狗了,還鬧著讓劇組一起給她找狗,據說因為這事還報了警,最后是全城警察幫找狗,在潘霜霜微博也找到了疑似丟狗事件的微博。

 

    潘霜霜似乎跟這個組的服化道都八字不合,除了看不上劇組提供的衣服,化妝師和服裝全部要求用自己的,而她自帶的衣服又和劇中人設極其不相符,這讓服化組和主創都特別難以接受,最無理取鬧的是其中有一場戲要拍女主角的閨房,潘霜霜一進門看見墻上所掛的海報和陳列的照片不是自己,就大發雷霆強制要求全部更換為自己的照片,但這些場景是經過主創團隊精心策劃設計后,為劇中人物量身定做的。

    有劇組人員爆料潘霜霜的演技真是“驚為天人”,江湖中有一個傳說,用一個表情以不變應萬變的表演方式演完全程,即“僵尸臉”演技法,說的就是潘霜霜,永遠都是狀況外,永遠都是所有人欠了她八百兩銀子一樣,完全體現不出女主的性格陽光、活潑開朗。但引起大家極度不適的是潘霜霜的助理們,完全無視劇組其他人的存在,直接把手機伸到導演監視器前拍照、錄視頻,一搞就是好幾分鐘不拿走,拍攝一直被打斷。

(潘霜霜現場照)
(潘霜霜現場照)

    女一號的戲量比較大,但潘霜霜方一直無法確認具體拍攝時間,所以刪掉了大量女主角的海外戲份,妥協到要求最少保證20天的工期,但因為潘霜霜同時接拍兩部戲,導致20天的時間最后能給劇組的算來算去只有9天半,且這9天半不是連續時間,是今天幾小時,明天幾小時東拼西湊起來的,潘霜霜方還提出了非常不合理的要求,因為她是每天10個小時的限時工作制,所以她表示可以“犧牲”一下一口氣拍20個小時不睡覺,意思讓所有人陪著她連續工作20個小時,這算2天的拍攝時長,然后她可以走了該休息休息該幹嘛幹嘛,但似乎完全不care劇組所有其他人員第二天還要正常出工,他們還有沒有哪怕一點休息時間。

    從導演處了解到,“最后實在是沒轍了,整個劇組都怨聲載道,雖然臨時找到了該片男主角戰天澤的同學劉芮僑救場,但是因為之前所有女主戲份都要重拍,加班加點趕進度也還是超了原計劃的時間,也導致了后續一系列連鎖事件,超出的時間要重新談合同,不斷去跟每個人溝通又花費了一些時間,又正好碰上過年期間,只能把定好去馬來西亞的機票全部改簽,只能延期拍攝,一下全組光國際機票就損失十幾萬。

    因為核心主創都是要去馬來西亞的,也不敢接別的活,大家都在那等著,所以都很無奈。經歷這麼多,導演馮萬里最后覺得自己都麻木了:“喘氣都費勁,好在以前我在劇組的時候什麼部門我都幹過,多少我都了解一些,就覺得怎麼也要帶著團隊死扛過來。”

(劉芮僑現場照)
(劉芮僑現場照)    

    也忍不住吐槽:“現階段很多問題我們無法去改變,市場和行業的不規範,很多演員特別是明星在合作配合及敬業精神上的缺乏,都是為了掙錢,同時接拍幾部戲趕時間,匆匆忙忙地就拍完了,相比過去,越來越少的演員願意花時間去用心琢磨打造一個角色!”

    馮萬里導演對此表示:“我其實更看重的是專業和敬業本身,我對名聲不是太在意的,如果我自己能選擇,我寧願去選擇那些或許名氣不算很大,但真正有實力也非常有敬業精神的演員,這些都沒必要擺譜,拍戲本身就是一件特別需要下苦功的事,擺譜是沒有辦法拍好戲的。”

相關新聞/Relative News